{{el.name}}第20章 出发
{{el.content|html}}
      沐峥点头转身,不一会儿便拿了一件衣袍走了过来,萧雅彤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件衣服,不过仔细一看,还真的是漂亮,做工也很精致。    

    藕荷色的襦裙,虽然层层叠叠,但是看起来却依旧轻盈,外搭一件粉色的外袍,稀稀疏疏绣着青竹,有种淡妆浓抹总相宜的美感,看得萧雅彤连连点头称赞,“不错,这件衣服不错,不夸张,但也不至于太清淡”。    

    说道这里,萧雅彤转过身来看着身边立着的李霜华,笑着说“霜华,我记得你上次给我梳了一个百花鬓是吧,那个就不错,跟这身衣服也搭得起来”。    

    听了萧雅彤的话,李霜华安静的思索着,“可是,百花鬓不过是需要簪几朵花在头上,这衣服本身就不太鲜艳,这样一搭,未免太过素雅了些,”李霜华觉得是挺不错的,因为萧雅彤不太适合太过浓烈的妆容,可是这样一搭,有些不太合适。    

    萧雅彤没有回答李霜华的疑问,而是抬眼望首饰盒里看去,张望了一下,然后便笑着从一个檀木盒子里拿出了一只簪子,黄金打造,看起来华贵异常。    

    “用这个凤凰花簪子吧,你觉得怎么样?”萧雅彤看着李霜华,笑着问到。    

    看着萧雅彤手里栩栩如生的凤凰花簪子,面上难得露出一丝欣喜的笑容,“娘娘这个想法真是绝妙”,说着,便伸手拿过萧雅彤手里的簪子,萧雅彤也满意的重新坐回梳妆台前。    

    李霜华也没有了犹豫,拿起梳子便开始给萧雅彤梳头。    

    她的手灵活的上下翻飞,不一会儿,一个漂亮、清丽的百花鬓就出现在了铜镜里,随后李霜华拿起桌上的凤凰花簪子插入了萧雅彤发髻里,一下整个人就显得不一样了,清丽里还有高贵。    

    “行了”,萧雅彤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妆容,从铜镜里看到了后面忍不住张望的沐琴和沐峥,便直接转过身来看着她们,说道“怎么样,还不错吧”。    

    沐琴看着萧雅彤的模样,立马就欣喜了起来,“娘娘简直说笑了,你这样子岂止是不错,出去只怕是能够艳压群芳了”。    

    萧雅彤闻言白了沐琴一眼,不过心里还是很满意,“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萧雅彤一脸傲娇的模样,“你们两个还好意思说,跟着我多少年了,尤其是你沐琴,你连给我梳个头都梳不好,我养着你有什么用,你自己说”。    

    沐琴一笑就惊慌了起来,连忙说道,“沐琴知错了,可是我天生就是手笨嘛,其他的我都能做,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偏偏就不会梳头了”,沐琴低着头,一脸的委屈。    

    “算了算了,说不得你了,不说了,看看你,都要哭了”,萧雅彤无奈的挥挥手,而沐琴却瞪大了红红的眼睛看着萧雅彤。    

    “娘娘,您说您说,我没有要哭,您尽管说,我一定不会哭的”,说着,沐琴便伸手擦去要留下来的泪水。    

    萧雅彤无奈,这个小丫头就是死脑筋,而一旁的沐峥却笑了起来,沐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笑得开心的沐峥,萧雅彤她不敢说,可是沐峥是她姐姐,自然她是能生气的,“沐峥你笑什么”。    

    沐峥收起笑容,看着嘟着嘴的沐琴,说道,“我能笑什么,笑你实在是死脑筋得很,娘娘不过是打趣你几句,你再看看你的样子,着实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闻言,沐琴转过头看向萧雅彤,发现萧雅彤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她,而一旁的李霜华也是同样的表情。    

    当即,沐琴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双手不由自主的就握了起来,“你们,你们都欺负我,拿我打趣”,沐琴闷闷的说着,然后便匆匆跑了出去。    

    萧雅彤没有开口叫住她,只是无奈的摇摇头,而沐峥则说道,“这个丫头,什么时候才能成熟一点呢,总是这么毛躁”。    

    “不用”萧雅彤悠悠开口回答,沉吟了一会儿,便又开口说道“沐琴这样就挺好的,最好能一直这样就是最好的了,行了,赶紧给我换衣服吧,我们该出发了”。    

    其他人没有再说话,也算是默认了萧雅彤说的话,李霜华也扶着萧雅彤去换衣服。    

    沐琴从屋里跑出来以后便一直蹲在院子里的槐树下,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手里拿着一根小木棍不停的戳着。    

    萧雅彤出来的时候,便是看见这样一副场景,忍不住笑了起来,而沐琴听见了身后传来的声音,连忙丢掉棍子站了起来,只是却一直低着头,没有抬起头来看她们任何人。    

    李霜华扶着萧雅彤缓缓的朝着宫门口走去,而沐琴则依旧低着头,萧雅彤则没有说什么,几人径直从她的身边擦了过去一句话未说。    

    感受到人从眼前走过,沐琴一下就红了眼眶,她觉得萧雅彤一定是生气了,这才不理她的,可是,她知道自己从屋里跑出来是不对的,现在她也不敢去跟萧雅彤认错。    

    “还不跟上来,等一下我若是真的迟了,你看我怎么罚你”,沐琴正伤心的时候,不远处便传来了萧雅彤冷冷的声音。    

    沐琴楞了一会儿,一旁的沐峥不停给她使眼色,她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小步跟了上去,安安分分的站在萧雅彤的后面。    

    萧雅彤悠悠转过来看了沐琴一眼,笑了笑,然后便提步走出了雅岚殿。    

    殿外有事先准备好的步辇,萧雅彤缓缓走了上去,李霜华、沐琴和沐峥分立两侧,“起轿”。    

    随着侍官一声令下,轿辇便缓缓而起,朝着静禾轩而去,这一路走去,还需要小一盏茶的功夫,萧雅彤想着今晚肯定是要很晚才能休息的,便闭上眼睛养起神来。    

    可是就在萧雅彤觉得昏昏欲睡的时候,她坐的轿辇突然剧烈的晃动了一下,吓得萧雅彤立马睁开了眼睛,入眼的便是在城墙的转角处有同一个步撵在她们面前。    

    可是萧雅彤仔细看,却没有想起来这步撵上坐的是何人。

手机站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