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name}}第10章 询问
{{el.content|html}}
      “皇上果然心疼你,如今这宫中除了你,还有谁能喝上这宝珠山茶”。    

    慕容静涵满意的放下手中的茶盏,忍不住要调侃萧雅彤一下。    

    可是,萧雅彤却没有她意料中的反应,而只是微微低着头淡笑着,两只手交握着什么都没有说。    

    而原本满脸笑意的慕容静涵对萧雅彤是何等的了解,就单凭萧雅彤这幅模样,她就知道萧雅彤心里一定有什么瞒着她。    

    她转过头看着正开开心心在不远处的檀木桌旁吃蜜饯的雨泽和雨珊,“沐琴,少给他们吃些,这蜜饯太甜了,吃多了不好,对了,带他们出去走走吧,我看这外面太阳正好”。    

    沐琴闻言点了点头,心里也没我多想,“雨泽阿哥,雨珊公主,来我们出去走走吧”。    

    本来小孩子就不喜欢这样坐着若不是没有这一盘蜜饯的话,他们两个早就想要出去了。    

    “孟庭,孟园,你们两个也出去跟着,看着他们两个,别跑远了”。    

    看向身后站着的两个贴身侍女,慕容静涵淡淡的吩咐,“是”,应声之后,两人便走了出去,而揽德殿里也只剩下了李霜华一人侯着。    

    李霜华这个人虽然是萧雅彤进宫来以后才被安排到她身边伺候的人,不过慕容静涵知道,李霜华的地位在小雅同学这里比起从小跟着她的沐琴和沐峥也是丝毫不差的,所以,她便没有开口让李霜华退下。    

    萧雅彤听着慕容静涵的吩咐,便知道她是有事要说,所以也没有阻止,但是此刻遣散了众人,慕容静涵却没我说话,萧雅彤就知道她还是有顾虑。    

    “霜华,你出去看看吧,顺便再给姐姐换一盏茶来”。    

    “是,奴婢这就去”。福身行礼,李霜华便端起桌上的茶盏退了出去。    

    李霜华是个何等玲珑的人,对于屋里的气氛她还是多多少少能知晓的,不用说慕容静涵,就连她也能够感觉出萧雅彤这段时日的不对劲。    

    殿中的关门声响起,萧雅彤这才看向慕容静涵,柔声道“姐姐有什么是就说吧”。    

    闻言,慕容静涵敛去脸上的笑意,看着萧雅彤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你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总觉得我去了这一趟大安山回来,你就变了些,我也说不上来是什么问题,但你,肯定有什么瞒着我的,是吗?”。    

    揽德殿里的窗户开着,风不停的灌进来,吹得萧雅彤床上的帷幔飘飘荡荡的,她痴痴的看着,仿佛就在看着自己一样。    

    “姐姐是知道了,我什么事都不会瞒你的,”思索了许久,萧雅彤还是绝对这些事不告诉她。    

    她们相识于幼时,自小都是非常要好的,慕容静涵比萧雅彤大了几岁,所以一直以来对她都是非常照顾的。    

    萧雅彤又是家中的长姐,但是在慕容静涵这里,永远都是被当成一个妹妹看待的,她也清楚的知道,若是这些事她都告诉了慕容静涵,慕容静涵一定会相信她,可是,也注定会卷入到她的计划里,她不想要这样做。    

    无论萧雅彤要做什么事,最后会是一个什么结局,她都想慕容静涵能够平平安安的在宫里生存,雨泽和雨珊能够健健康康的长大成人。    

    可气,慕容静涵也明显不信,“我知道自这里是皇上的寝宫,说什么话都是不方便的。但是我知道的雅彤,我太了解你,你把皇上的情意看得有多重,可是你的反应,却好像与你无关一关,你让我如何能够相信”。    

    萧雅彤听了她的话,沉默了一会儿,可是即使是如此,她只会想得更加的清楚,心中的想法也只会更加的坚定。    

    她伸出手去拉过慕容静涵的手,眼神无比真挚的看着她,“姐姐,你知道我对皇上的情意看得比什么都重要,那你也知道我这几年过得都是什么日子,中宫的那一位何时是放过我的,经过这一事,我只是重新审视了一下我自己而已,在这宫里活着,是何等的艰辛,你我都知道,这一次皇后被禁了足,只怕会想尽一些办法要出来,而这笔账,她是一定会算在我的头上的,她母家家大业大,我如何能够不担心呀”。    

    既然慕容静涵势必要她说出什么来,那萧雅彤留给她一个理由,虽说不是她不想说的,但是这件事也确实是她群担忧的,自然也会顺利的转移慕容静涵的注意力。    

    闻言,慕容静涵也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她抬起手来轻轻拍了拍萧雅彤的手,说道,“只恨我没有她那样的心狠手辣,不然也不会如此的艰难,多少我总有太皇太后护着,雨泽雨珊也在,她也不敢太为难于我,可是就苦了你了,受了她那么多的折磨,如今是该好好想想了,她哥哥还在前朝,若是知道这事的内情,指不定还会如何闹腾呢,只是萧伯父如今也在前朝,指不定明里暗里要受到他的压迫”。    

    说起萧雅彤的父亲,慕容静涵就想到了自己的母家,心里也是一片愁云惨淡。    

    看着她这副模样,萧雅彤就记起了前世的这个时候她因为和皇上赌气任何人都没有理会,也任何人都闭门不见,后来她才知道就是这段时间,慕容静涵的大哥因为受贿的问题被下了狱,后来被判了流放边疆,但也算捡回一条命。    

    可是想起这罪名却也是蹊跷得很,在这前朝后宫,有多少牵扯是说不清楚,而为官者又有几个是真正的清正廉洁,每个人手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把柄的。    

    只不过是为人知的还是不为认知的,慕容静涵随着太皇太后去了大安山静修,足足数月光阴,回来的时候就听闻了这件事,而这件事的始作俑者便是皇后的兄长韩天雷,可是偏偏还真的被查出来了些什么,这才被下了狱。    

    本来皇上最恨之人便是这贪污腐败之人,虽然牵扯不算太大,但是也不会轻易放过,最后,兴许是看在慕容静涵这个皇上唯一两个子嗣的母妃面子上,饶了她兄长一命,判了个发配边疆。

手机站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