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name}}第9章 看望
{{el.content|html}}
      轩辕凌浩朝着段福海喂喂点点头,段福海会意,便有退回了原位,而轩辕凌浩看着萧雅彤着急的样子,只觉得感动不已,“柔儿不用担心,我已经用过了,倒是你才是该好好多吃些,这几日都瘦了,”。    

    说道这里,他看向段福海,段福海便从一旁的桌上提过来一个食盒,“柔妃娘娘,皇上知道娘娘喜爱吃楚贵人自做的蜜饯,这是皇上特地让人去楚贵人那里取来的,还有些点心”,说着,便递给了沐琴,沐琴双手接了过去。    

    “臣妾多谢皇上”,萧雅彤挣扎着想要起来,却被轩辕凌浩扶了回去。    

    “这么多虚礼做什么,朕不过是想让你好好喝完而已,你与其谢我,就把药好好喝了,快点好起来”。    

    轩辕凌浩看着萧雅彤,眼里满是宠爱。    

    萧雅彤笑着点头,“臣妾知道,多谢皇上厚爱,臣妾一定会快点好起来的”。    

    轩辕凌浩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拍了拍萧雅彤的手,这才站了起来。    

    “摆架养心殿”,随着段福海的传令,所有人都跪下来给轩辕凌浩送架,只有萧雅彤一脸茫然的看着轩辕凌浩走远的背影。    

    轩辕凌浩这样的关怀,差点就要让她自乱阵脚了,差点,她就又要迷失在他的温柔里。    

    “娘娘,你看,这里不只又蜜饯,还有祁嫔娘娘做的枣泥山药糕呢,奴婢记得昨日娘娘还说很喜欢呢,没想到皇上今日就送来了呢”,萧雅彤倒没有太大的反应,她只是呆呆的看着沐琴,就像是在看着曾经的自己一样,那般的单纯。    

    “收起来吧”,萧雅彤冷冷的吩咐了一句,而正兴奋说着的沐琴却是不知所以,一脸的茫然,萧雅彤的心里觉得莫名的烦躁,“把这些收起来,我暂时不想吃了,你去催催霜华,我想喝牛乳燕窝羹”。    

    “哦”,沐琴只得把端出来的东西,又重新放了回去,还把食盒放在了不远处的柜子上,这才转身走出了揽德殿。    

    “轩辕凌浩,你到底是一个什么往的人啊,”萧雅彤看着放在柜子上的精致的食盒,心里不禁疑问。    

    刚才她没有发觉,但是现在仔细一看才知道,这个食盒是轩辕凌浩专用的食盒,但是他居然让人用来给她装东西,她真是越来越摸不透了。    

    再低下头看着自己被重重纱布包裹住的脚,她又不自觉的讥笑出声,“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洗漱完毕之后,萧雅彤只只是喝完了药,将就着喝了几口牛乳燕窝羹之后便再也吃不下了,就连沐琴拿起昨日她很是喜欢的枣泥红豆糕她没有没有任何食欲了。    

    “霜华,我想出去晒晒太阳这屋里实在是太闷了,我快要受不了了”,萧雅彤看着外面的太阳光,亮的她睁不开眼,却还是依旧向往着。    

    李霜华听了萧雅彤的话,也往外面看了几眼,随即说道,“现在正值午时,太阳太火辣着呢,娘娘还是不要出去了,这太阳晒在身上也只会觉得疼而已”。    

    “是啊,我想要的东西都只会让我觉得疼而已,不是这太阳大,而是这宫门太深,我出不去了”,萧雅彤心里感叹到。    

    不免想起她进宫之前的日子,虽然父母对她的要求严格,但是有时候还是会让她出府去走走的,她也会带着沐琴和沐峥走在热闹的小街上,两旁的小贩卖着各式各样的玩意,热闹极了。    

    “沐峥,你可还记得我们有次出府的时候路过有一户人家的院落,那里面的槐花树长的极大,树冠都长到院墙外面来了,那槐花也是极香的”。    

    萧雅彤想着想着,情不自禁的说了出来,算起来,加上她前生,她已经在宫里呆了四年了,转眼都四年了。    

    沐峥听了萧雅彤的话,也开心的说了起来,“当然记得了,我们当时还在树下捡了许多回去纳进了香囊呢”。    

    闻言,萧雅彤低着头痴痴的笑着,确实,当时沐琴和沐峥还不让呢,奈何根本拗不过她,只能用各自用手帕捡了些拿回去呢,纳了香囊的时候,还日日挂着,过了许久许久。    

    大殿里一时沉默了下来,谁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仿佛是都陷入了各自的回忆里了。    

    就进宫的这几年,萧雅彤尝尽苦楚,甚至历经生死,连她自己都不免感叹,时光过得好快,时间也过得好难啊,慢到她还自己还在家中呢,仿佛明日就能再出门去,再可以路过那家槐花满庭的院落,再拾些回去。    

    “你这呆呆的模样,是在想什么?明明我在外面的时候还听见你们有说有笑的怎么突然就不说了”。    

    萧雅彤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抬起头来一看,便是慕容静涵,关键是她手里还拉着慕容雨泽和慕容雨珊,慕容静涵生下的龙凤胎,轩辕凌浩唯一的两个子嗣。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雨泽和雨珊啊”,萧雅彤看着慕容静涵,故意忽视了她。    

    而慕容静涵也不以为意,只是白了她一眼,随即便笑着说,“雨泽雨珊快给柔娘娘请安”。    

    闻言,雨泽和雨珊两个肉肉的小娃娃便走到了萧雅彤的床边,朝着她行礼,声音糯糯的,听得萧雅彤心里开心的不行,“给柔娘娘请安”。    

    “好你们乖,起来吧”,慕容静涵的侍女扶着他们两个站了起来,萧雅彤继而吩咐道“沐琴沐峥快去拿凳子来给姐姐和雨泽和雨珊,再把那盘蜜饯拿过来”。    

    慕容静涵走到床边看着笑得开心的萧雅彤,担心的问道,“你还笑得如此开心,今日觉得如何了,我怎么见着你喝了这段时日喝,伤却不见有什么好转,人还消瘦了不少呢?”。    

    萧雅彤只是笑笑不回答,“姐姐这是去那里了,”。    

    慕容静涵见她不想说,也没有追问,“今早我带着他们两个去给太皇太后请安,便在那里用了午膳,回来的时候想着你定是无聊得紧,便带着他们来看看你,也顺路些”。    

    萧雅彤笑着点头,而慕容静涵则端起李霜华奉上来茶轻喝了一口,一脸的享受。

手机站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