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name}}第8章 皇帝到来
{{el.content|html}}
      翌日。    

    一切依旧,萧雅彤醒过来的时候轩辕凌浩已经去上早朝了,而一直站在床边侯着的沐琴见萧雅彤醒了过来,连忙走了过来。    

    “娘娘醒了”。    

    萧雅彤微微点点头,然后伸出一只手给沐琴,沐琴自然知道她这样是什么意思,扶着她的手便将萧雅彤扶起来坐着,还拿了两个事先准备好的枕头放在萧雅彤的身后,给她靠着。    

    这样确实舒服多了,萧雅彤朝着沐琴笑了笑,“其他人呢?”,她大致看了一眼,便发现这宫里只有沐琴一个人在这里,其他人都不见了。    

    “沐琴吩咐人去给准备洗漱用具去了,霜华姑姑去御膳房端今早准备的牛乳燕窝羹了,还有娘娘的药”。    

    听到其他的还好,可是当沐琴说道药的时候,萧雅彤的眉头一皱,语气里多是嫌弃,“那药苦得要命,我喝了这么些时日,也不见得有什么效果,霜华还去端来做什么,左右我也是喝不下多少的,要不就免了?”。    

    萧雅彤渴望的看着沐琴,若有一副撒娇耍赖的样子,而沐琴把床边的帷幔挽了起来,听见萧雅彤的话也只是手顿了一下,然后便一脸严肃的看着萧雅彤,“娘娘可不能如此,这药莫说是苦了要喝,就算是比这般还苦,那也是要喝的,与我说有什么用,要是被皇上知道了,肯定也会责怪娘娘的”。    

    萧雅彤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原本她也没想着能怎么样,只是没想到沐琴这个平日里话不多的小丫头,说起话来却是这般的牙尖嘴利。    

    “行了行了,我才说了几句话,你就这般教训我,不用等皇上来了,你这般模样,就代替皇上责怪我了”。萧雅彤看着沐琴一脸认真严肃的模样,忍不住白了她一眼,以前她怎么就没有发现沐琴这个小丫头这般可爱呢。大概是她以前眼里只有轩辕凌浩一个人,根本不会注意到其他人吧。    

    “是谁代替朕责怪爱妃了”。    

    就在萧雅彤和沐琴二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一声洪亮的声音传了起来,随即萧雅彤便抬头望去。    

    一身黄色龙袍加身的轩辕凌浩正朝着她这里走过来,头顶玉冠,剑眉星目,眼神只看着萧雅彤这个画面在萧雅彤的记忆里深深刻住。    

    “皇上吉祥”。    

    沐琴被吓得连忙跪在地上请安,而萧雅彤也被这一声请安拉回了思绪,换上得体的笑容看着轩辕凌浩,“皇上万安”。    

    轩辕凌浩径直走到床边坐下,拉起萧雅彤的手放在双手之间握着,“手怎么这般凉”,若是以前的萧雅彤,只怕要被这温柔感动得开心不已了,可是现在萧雅彤只觉得心里更加的心酸。    

    可是她却没有表现出来,“臣妾刚刚起来,觉得有些热,便把被子拉开了些,是有些贪凉了”,萧雅彤笑脸吟吟。    

    此时的她长发披散着,有种别样让人动心的美,看得轩辕凌浩迷了眼,而萧雅彤却是楞了一下,她以前那般爱轩辕凌浩,自然知道他现在的想法,可是她却觉得难受。    

    “皇上,赶紧让沐琴起来吧,让她去催催,臣妾还没有洗漱呢,现在这副模样成何体统”,萧雅彤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想要转移轩辕凌浩的注意力。    

    轩辕凌浩听了萧雅彤的话这才反应过来,这才转过头看向还在地上跪着的沐琴,“起来吧”,说着,他也想起来刚才他在门口听见的话,不免转过头来看着萧雅彤又问道。    

    “刚才朕在门口听见柔儿说什么责怪你,这是怎么回事”,轩辕凌浩一脸不解的看着萧雅彤。    

    而能够转移轩辕凌浩的注意力,萧雅彤自然是很高兴的,当即便看向了床尾站着的沐琴,沐琴撞上萧雅彤的目光,只赶紧低下头去。    

    而萧雅彤见状便娇笑了几声,而轩辕凌浩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便见沐琴正低着头,一张脸红得不像样子,便知道她们二人之间一定有什么,但是却猜不出来,想得一头雾水。    

    “皇上不知道,沐琴这个丫头嘴可厉害了呢,我今早不过说不想喝那太苦的药,她便跟我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还说什么若是皇上知道也是要责怪臣妾的,我就说她好大的胆子,还能代替皇上来教训我了呢,你说这丫头是不是该罚”。    

    萧雅彤依旧是一脸的笑意,全然没有要罚人的样子。    

    而听了这件事来龙去脉的轩辕凌浩却是眉毛一挑,直直的看着萧雅彤,直看得她呆呆的坐着,一头的雾水,“皇上这样看着臣妾做什么,可是臣妾说错了不成”。    

    轩辕凌浩作势严肃的看着她,“朕觉得沐琴就做得很好,你确实该罚,还不想喝药,不喝药的话这伤如何能好,你个做主子的人都不爱惜自己,这做奴婢的还比你着急,沐琴啊,该赏”。    

    正说到此,轩辕凌浩便大声吩咐,“段福海,告诉内务府,赏沐琴半年的月银”。    

    “是,皇上”,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的段福海听了轩辕凌浩的话连忙走出来领口谕。    

    而沐琴闻言则跪下来谢恩,“沐琴多谢皇上赏赐”。    

    轩辕凌浩满意的点点头,“起来吧”,然后再看向萧雅彤,一脸的傲娇,仿佛在说,你看吧,我说赏就是要赏。    

    萧雅彤只觉得好笑,但是却还是衣服不开心的样子,嗔怪道“皇上只管宠着她们,以后啊,怕是臣妾连说话的份都没有了”。    

    轩辕凌浩闻言大笑了起来,抬起手来抚摸着萧雅彤的脸,“你以后若是还这般胡闹,朕只会更加宠她们的,好像所有人都帮朕监督着你,省得没人治得了你”,说着,还刮了一下萧雅彤的鼻子,惹得她不甘心的努嘴,却没有说什么。    

    这时段福海找准时机,说道“皇上,韩天雷大人和御史台台大人已经到养心殿了”,言下之意就是皇上该出发了。    

    闻言,萧雅彤拉着轩辕凌浩的手,说道“皇上用膳了吗?怎么刚刚下朝就又有事了,霜华今日是怎么了,传膳也这样慢”。

手机站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