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name}}第7章 发怒
{{el.content|html}}
      “一群废物”。    

    景仁宫里,韩梦娇气得一脚踢开了前来回禀的于情,一张脸气得发白,原本套在手上的鎏金护甲落在了于情的脚边。    

    “娘娘息怒,奴婢把娘娘吩咐的话一字不落的都跟陛下说了的,可是,可是……”。于情扶着痛得她流汗不止的肩膀连忙爬起来重新跪好,抬起头来看着韩韩梦娇,继而又战战兢兢的回答。    

    韩梦娇穿着一袭事先准备好的白衣,一头墨发也只是用一根锦带束着,也未施粉黛,看起来真是一副要寻死觅活的样子。    

    她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就等着轩辕凌浩来的,没想到轩辕凌浩这一次居然这般决绝,以往不论如何,只要韩梦娇以死相逼的话,轩辕凌浩就算再不喜,我都是会再来看她的,然后她才说几句好话,最后他们都会跟从前一样的伉俪情深。    

    景仁宫里一片狼藉,全部都是被韩梦娇韩梦娇一怒之下砸碎的东西,她最喜爱的白玉杯,琉璃盏,那些都是轩辕凌浩送给她的。    

    所有的人大气都不敢出,而韩梦娇则坐在凤凰宝座上抚着额头闭目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而此时掌事太监于文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看着满地的狼藉也不免惊讶了一下,但是这讶色转瞬便被他眼底的冷静淹没,径直走到殿中央跪下。    

    “娘娘,乾清宫的已经落灯了”。    

    闻言,韩梦娇的手不住的颤抖了一下,随即便抬起头来看向于文,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当真?”。    

    于文看着韩梦娇的模样,犹豫了片刻,却也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奴才亲眼所见,才敢回来回禀娘娘的”。    

    韩梦娇似脱力了一般无力的靠在身后的椅背上,“他当真如此对我,就因为那个贱人,就为了那个贱人,就为了她”,嘴里不停的嘟囔着,就想着了魔怔一样。    

    下面还跪着的于文和于情相顾无言,而于情给于文使了一个眼色,于文点点头,然后便站了起来,“你们都下去吧”,对着满地跪着的宫婢、奴才小声的吩咐,而这些奴才则一窝蜂的往外面走去,于文则跟着走了出去,还不忘把景仁宫的宫门关上。    

    于情见众人退尽,这才缓缓的站了起来,轻轻掸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便朝着上首的韩梦娇走去。    

    “娘娘,该歇着了”。    

    于情的话音刚落,韩梦娇就抬起头来看着她,可是眼中却没有聚焦,仿佛根本没有看见于情一般,对她的话也恍若未闻。    

    突然她伸出手拉住于情的手腕,死死的握着,力气之大,只见于情的手腕不一会儿便变得苍白无血丝,可是于情却像没有感觉一样,只轻轻的看着韩梦娇。    

    “娘娘,夜深了”。    

    “哦,是夜深了呢!”,韩梦娇抬起头朝着外面看去,月色皎洁,然后便站了起来,于情顺势扶着了她朝着内室走去。    

    “于情,你说萧雅彤是不是留不得了”。    

    韩梦娇才刚刚坐在床上,便看着于情冷冷的说道,这也不是一个疑问句,而是一个肯定句了。    

    于情自小跟着韩梦娇,对她的性格自然是了如指掌的,但是却还是忍不住想要提醒她一下“娘娘,如今您是正宫,皇上的帝后,柔妃就算再受皇上恩宠,也只能是个贵妃位份罢了,她母家也不过是个小小的知府而已,咱们有将军大人在,连皇上都要礼让三分,她算个什么东西,不过只是个会勾引人的狐媚子而已”。    

    听了于情的话,韩梦娇的脸色也渐渐缓和了许多,不似刚才的那般凌厉,于情心里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娘娘不必急着扳倒她,这宫中的女子不过都是仰仗着皇上的恩宠罢了,有几个能够长长久久的,而且,就算我们除了萧雅彤,还会有更多个,除不尽的,现在我们的当务之急便是要让将军知道娘娘的处境,咱们才能从景仁宫风风光光的走出去”。    

    于情的字字句句的都恳切异常,而韩梦娇也似乎听了进去,只是看着跪在她面前的于情,一句话也没有再说。    

    看着韩梦娇的样子,于情就知道自己的劝说有了作用,便笑了笑站起来,扶着韩梦娇躺在床上,给她盖好锦被。    

    “于情,我刚才踢疼你了吧,让于文给你去库房里拿着上好的药敷敷,是我太冲动了”。    

    若说在这偌大的皇宫之中,韩梦娇最信任的人就是于文和于情了,于情自小就跟着她,于文也是她进宫之后跟着一起进来的,大大小小的事她都放心让他们去处理,如今他们都跟着她十几年了。    

    “只要娘娘心里舒畅便是奴婢们吗知道疼痛啊,娘娘放心,于情一定会想办法给将军通信的,绝对不会让柔妃安稳的”,于情安慰着韩梦娇,然后便转身吹熄了殿中的蜡烛,然后才放心的走了出去。    

    而床上躺着的韩梦娇却是如何也睡不着,脑中只想着她在这皇宫中的这数年光阴。    

    韩梦娇自小就喜欢轩辕凌浩,就算他登基之前还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皇子,她帮他拉人脉,帮他谋略,她求父亲和兄长帮他,扶着他一步一步的走上九五至尊的位置。    

    而轩辕凌浩也曾像承诺萧雅彤一般承诺过她,生生世世,两不相负,如今的两不相负却是她被禁足在这景仁宫中。    

    轩辕凌浩初登基的时候,对她是何等的体贴,她可以自由出入他的养心殿,每日她为他穿衣,送他去上朝,然后等着他回来,这样的美好时光,如今都只存在在她的回忆里了,想必,轩辕凌浩是忘得干干净净了。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黑夜中,韩梦娇紧紧的抓着床上的锦被,双眸怒瞪着,“萧雅彤,慕容静涵,你们都该死,都是你们,都是你们他凌浩才会如此对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所有的人都已经安然睡去,只有韩梦娇睡不着,只得躺在大大的床上,看着窗外的月色发呆。

手机站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