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name}}第5章 反击
{{el.content|html}}
      正当萧雅彤想说些什么,被太监的传话打断了,转身间,只见一抹明黄色身影由远及近。    

    萧雅彤低声唤着,欲起身相迎,这时的她才发现,她的双脚已是血肉模糊,根本无力行走。    

    韩梦娇略显惊慌,她不知道皇上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按照她预先的想法,杀人灭口然后坐实萧雅彤私送堕胎药的罪名,这样,她就可以永远的让萧雅彤消失在这皇宫里。    

    但是现在,皇上的突然出现完全不在她的计划之内。    

    “皇上···皇上···你怎么来了?”    

    “哼!”凌浩直径走到萧雅彤跟前,仔细打量的萧雅彤,冷声道:“若朕不来,柔妃就已被你折磨致死!”    

    “臣妾没有,臣妾只是查实柔妃私藏堕胎药,害死皇嗣,臣妾只是依宫中规矩行事!”韩梦娇一脸镇静的解释着,手中的锦帕早已湿透。    

    “私藏···”凌浩不怒反笑,俯身盯着韩梦娇说道:“皇后,朕今天路过御花园,听到小太监嚼舌根,说这后宫之内有一个人,自己生不出孩子,也容不下别人孩子,这个人就是朕的皇后,朕的发妻。”    

    “皇上在说什么,臣妾不懂!”韩梦娇有些心慌,低下头,避开凌浩阴鸷的目光。    

    “那···朕还听说,昨天晚上有人悄悄溜进雅岚殿,监视朕和柔妃。”轩辕凌浩直起身来,负手而立,语调十分的缓慢。    

    “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子,监视皇上。”韩梦娇站起身来,一脸怒气的训斥着周围的宫人。    

    “皇后想知道?”轩辕凌浩转身,对上韩梦娇的双眼反问道。    

    韩梦娇本就做贼心虚,不管凌浩的话是真是假,内心的底线早已奔溃,但是她不能这么快被发现,她更不能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    

    强撑着说道:“那些只是太监们嚼舌根皇上又何必在意,之于谁监视皇上和柔妃,臣妾会立即派人查实。”    

    “不劳皇后了。”轩辕凌浩语气决然,勾起韩梦娇的下颌一字一句道:“你听着,从现在开始你滚回你的景仁宫,没有朕的旨意不得出来,还有看好你的宫人,不要让朕听到他们与朕的臣子有什么书信往来的消息。”    

    “皇上···皇上···你不能这样对臣妾,臣妾是冤枉的!”韩梦娇摇头哭泣,泪水一个劲的往外流。    

    轩辕凌浩完全不理会,蹲下身查看着萧雅彤的伤势,血肉模糊的双脚,满是淤青的小腿,还有萧雅彤煞白的面色,轩辕凌浩的面色再次严肃起来,蹙眉道:“来人,将柔妃抬到朕的寝殿,传太医医治。”    

    “谢皇上··”萧雅彤依靠在凌浩怀中,气丝虚弱,“皇上,请不要怪罪皇后娘娘,娘娘也是着急找出凶手。”    

    凌浩没有接话,亲手将萧雅彤抱上软轿。低声道:“先让太医给你看伤,朕稍后再去陪你!”    

    “嗯!”萧雅彤柔弱的应道,缓缓的松开凌浩的手,眼中满是委屈的看着凌浩。    

    凌浩满眼的心痛、愤怒还有愧疚,目送萧雅彤离开,转身看向韩梦娇,完全不理韩梦娇的辩解,一字一句的道:“今日之事,朕会查清,到时还望皇后给朕一个合理的解释!“    

    “皇上···臣妾冤枉?”韩梦娇抱着凌浩腿哭喊着,试图祈    

    求凌浩的原谅,但是无济于事,看着凌浩决然的离开,耳边回荡着凌浩留下的旨意:“即日起,皇后身患重病,闭门修养,无朕旨意不得探视!”    

    凌浩···你还是那般决然·····韩梦娇怒视的众人离去的背影,不情愿的在禁军的驱使下走向自己的寝宫。    

    乾清宫,凌浩的寝殿。    

    萧雅彤倚在软枕上,由凌浩亲手喂着熬好的汤药。双腿自小腿一下被裹成了粽子,太医说,皮肉损坏严重,肌肉损伤,需静养三月。    

    汤药喝完,宫女翠竹端来了蜜饯,凌浩拿起一颗喂到萧雅彤嘴边,柔声道:“刚吃了药,嘴里苦,这是翠竹用老家的秘方腌制的蜜饯,尝尝看?”    

    萧雅彤就着凌浩的手吃下了蜜饯,浅笑道:“好甜”笑容是那般的清澈无辜,丝毫没有怨言,也没有仇恨。越是这样,轩辕凌浩就是越是心痛。    

    四目相对时,萧雅彤看得出眼前这个人对她全是愧疚之感,很好,皇上越是愧疚,她搬到韩梦娇的几率就越大,想到这里,她一手掀开了搭在身上薄毯,低声道:“皇上,臣妾的腿成了这样,恐怕以后再也不能为皇上跳舞了。”说着,说着,眼泪流了下来。    

    “柔儿··”凌浩最见不得女人流眼泪,尤其心爱女人的眼泪。半响道:“朕会命太医治好你的双腿,连疤痕都不会留下!”    

    “谢皇上··”萧雅彤收起眼泪,恢复的方才的温柔,一手抚摸着凌浩的脸,说道:“皇上可否帮臣妾找回沭琴、沭铮还有李霜华。”    

    “朕已经命人拷问皇后的身边的宫人,相信很快会有结果了!”

手机站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