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name}}第4章 陷阱
{{el.content|html}}
      二人起身,走到门口处,行跪迎之礼,同声道:“臣妾恭迎皇上。!”    

    轩辕凌浩没有想到萧雅彤也会在场,大步跨入殿堂,伸出双手,将二人扶起,问道:“碧姿怎么样了?”    

    萧雅彤轻叹一声,没有说话,不留声色的退到了慕容静涵的后面,论起年龄慕容静涵长她一岁,论起在位份,慕容静涵已经是一品贵妃,而她只是个妃子,加之慕容静涵有协理六宫之权,这种场合,她还是不说话的好。    

    慕容静涵眉头微蹙,语气略带些同情,说道:“还在昏睡着,太医已经去准备药材了,这会殿里血腥气重,丫鬟们还未收拾妥当,请皇上先去偏殿小坐片刻!”    

    轩辕凌浩点点头,说道:“也好!”    

    偏殿内,宫女奉上茶点,慕容静涵和萧雅彤按照右贵左低的顺序依次坐下。    

    轩辕凌浩扫视了一眼二人的神色,紧张之余,还带着些许悲伤,他又失去了一个孩子。    

    沉静了片刻后,轩辕凌浩开口问道:“皇后来过了吗?”    

    慕容静涵答道:“来过了!还责罚了祥贵人的贴身丫鬟,臣妾和柔儿妹妹来的时候皇后已经回去了!”    

    “旁的没有说什么吗?”轩辕凌浩押了一口茶继续问道。    

    慕容静涵看出了轩辕凌浩的不满,于是故作沉重的摇了摇,说道:“没有,昨日回宫,臣妾一直陪伴太后到深夜,皇后娘娘并没有去给太后请安,只是着人送去了一些东西,说是病了。”    

    轩辕凌浩拿着茶盏的手微微一滞,蹙眉道:“既然是病了,还有精神来责罚宫人,这哪里还有后宫之主的行为!”    

    萧雅彤只是默默的喝茶,悄悄的观察着二人的脸色,碧姿入宫时间不长,但是性子纯真、活泼,很受凌浩的喜爱,平日里时常与她们走动,时间久了感情也就深厚了。    

    碧姿前后两次怀孕孩子都未能保得住,到底是天意还是人为都要问问景仁宫里的那位,承欢多年都无所出,这宫里有谁比她更在意皇嗣的有无!    

    思索片刻后,说道:“臣妾前几日还见过祥妹妹,那时的她气色尚好,脚步十分稳当,看样子身子不错,怎么就流产了呢?是不是吃了不该吃的?”    

    轩辕凌浩将视线移到萧雅彤身上,眸光柔和几分,说道:“彤儿说的再理,静涵,这件事情由你和彤儿商量着做吧,彤儿年轻,需要多多历练,你们又是自小长大的姐妹,平日里要多多提点着!”    

    慕容静涵温婉一笑,说道:”皇上放心,寝殿内收拾妥当,皇上可以去看看祺妹妹了!”    

    “好!”    

    从祺祥宫出来,太阳已经西斜了,萧雅彤和慕容静涵一左一右走在轩辕凌浩的两侧,宫里刚失去了一个孩子,大家的心情多少有些沉重,萧雅彤瞟了一眼轩辕凌浩,脸色阴霾,柔声安慰道:“皇上,祺妹妹还年轻,孩子还会有的,只不过臣妾担心妹妹连续两次小产,时间相隔不足半年,这身子得要好好的调理,千万不要落下病根。”    

    “嗯!”轩辕凌浩应道,眉头锁的更紧了,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天边的夕阳,继续道:“这两日朕的前朝事物繁多,恐怕不能时常来看望碧姿,就劳烦你和静涵多多照顾碧姿,多多开导她。”    

    “是!”    

    从祺祥宫出来,便是一条长长的巷子,称为长街,三人走在长街上,身影斜长,慕容静涵突然想起李霜华无意间说起今晚,皇上要陪萧雅彤用晚膳,自己若是总真没跟着,萧雅彤一定会顾及到她的感受,没准还会冷落了皇上,于是,眼珠一转,说道:“皇上,晚膳将近,臣妾答应过雨泽和雨姗要陪她(他)们用膳的,臣妾就先告退了!”    

    提及雨泽和雨姗,轩辕凌浩的脸上浮起了欣慰的笑容,说道:“也好,你也回来了,明日起,要常带着两个孩子来给朕请安,朕前些日子得了不少新奇的玩意,等一下叫苏文山送去婉宜殿。    

    慕容静涵俯身行礼道:“多谢皇上,臣妾告退!”    

    “姐姐慢走!”    

    慕容静涵走后,萧雅彤叹气道:“入宫几年,所见到的,也只有姐姐的孩子平安成长。”    

    轩辕凌浩亦是长叹道:“是啊!有太后的庇护,这才得以平安,到底是朕无能,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    

    萧雅彤挽起轩辕凌浩手,安慰道:“皇上别这么说!如果皇上信的过臣妾,臣妾一定会还给这个孩子一个公道。”    

    轩辕凌浩一怔,停下脚步,眸光对上萧雅彤绝美的眼眸,几个月不见,这眼眸中多了些沉稳,说道:“这六宫之内,朕能相信也只有你和静涵了,放手去做吧!”    

    “臣妾领命!”    

    回到雅岚殿,李霜华已经备下了晚膳,这顿晚膳因为凌浩要留宿雅岚殿,所以晚膳十分精致。    

    二人在宫女的服侍下,先后落座。    

    轩辕凌浩扫视一眼桌上菜肴,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彤儿还是这样节俭,菜式虽多,分量少,这桌菜,朕与你两人用刚好,不像皇后宫里,那样浪费,每次都剩下那么饭菜,她又不会赏给下人吃,朕看的都心疼!”    

    萧炎婉儿一笑,尽然这样当着她的面儿说皇后的不是,是在试探她的心意,还是褒奖她节俭有度,还是真正的斥责皇后的不是,说道:“臣妾这是小家子气,难为皇上还能入眼,皇后娘娘母仪天下,这么做大概也是为了顾全皇家颜面!”    

    轩辕凌浩盛了碗汤放到在了萧雅彤面前,温声道:“彤儿总是懂得体谅别人,却总有人不领情,罢了,不提这些扫兴的事情了!这汤不错,你尝尝!”    

    萧雅彤小口小口喝着汤,想着轩辕凌浩的这一番话,若是以前她一定会高兴的抱着轩辕凌浩毫无顾忌的亲热一番,但是现在不会了,以往轩辕凌浩喜欢她是因为她心思纯净,天真浪漫比起年近30的皇后更多了几分小女儿家的娇态和顽皮,现在她从骨子里改变,要让轩辕凌浩觉的,她与皇后的区别是她性子沉静,心胸大度,为人谦和,做事周道不像皇后那般处处工于心计    

    夜间,因为刚刚失去了孩子,轩辕凌浩也无心它事,喝了一碗安神汤便睡下了。    

    萧雅彤睡不着,披上外衣来到了雅岚殿的一间摆着好几个牌位的小屋子里,她一一看过每一个牌子,这些都是还在娘胎里就离去的孩子,最大的也不过六个月,可怜的他们还没有来得及看看这美好的世界,便被黑暗永远的留了下来。    

    拿起一柱香,准备点燃的时候,被一双大手拦在了怀里,萧雅彤先是一惊,继而回头,是轩辕凌浩。    

    “皇上,您怎么来了?”萧雅彤惊讶的问道。    

    轩辕凌浩不语,拿起每一块牌子仔细的看了看,眼睛湿润了。    

    这些全是他的孩子,登基五年,他勤政爱民,是一个受人爱戴的好皇帝,但是他也付出了承重的代价,六个孩子,六个孩子都没能平安出世。    

    而这些都是他的发妻,那个助他登上皇位,为他稳固权势的女人,她爱他,却容不得其它女人为他生下孩子,而他为了皇权不落入他人之手,也不会让她怀上皇家的子嗣。    

    “皇上··”萧雅彤低低的唤着,拿出手帕轻轻拭去轩辕凌浩脸上的泪珠。    

    “彤儿,谢谢你还惦记着朕未曾谋面的孩子,你放心,朕会让你平安生下咱们的孩子。”轩辕凌浩握住萧雅彤的手哽咽着说着。    

    “皇上您不必要谢臣妾,臣妾也算是这些孩子名义上的母妃,更何况这里面还有咱们的亲身骨肉,臣妾设台祭奠,只是希望这些孩子不要沦落为孤魂野鬼。”    

    “彤儿···”听到萧雅彤一番贴心的话语,轩辕凌浩的眼睛再次湿润了。    

    天刚朦朦亮,皇后身边的掌事太监于文强行撞开了雅岚殿的大门,这时的皇上刚刚离开,萧雅彤还在熟睡,还未来得及反映,就被于文强行拖出卧室。    

    “放手····”萧雅彤厉声喝道,拼命挣脱,却无济于事,快速环顾四周,只是一夜之间,她的雅岚殿已经血流成河,除了倒下的宫女、太监,其他人已经不知去向。    

    此时,一抹大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是皇后。    

    “你想干什么?”萧雅彤甩开于文的桎梏,抬起头来,怒视着韩梦娇。    

    “放肆····”韩梦娇一脸怒意,修长的手指捏起萧雅彤的下巴,狠声道:“是谁允许你和本宫如此说话!”    

    “皇后娘娘,又是谁允许您这样做,杀我宫人、囚我亲信、还将我拖到此处,请问娘娘,又是谁赋予您这胡乱非为的权利!”萧雅彤伏在地上,厉声反驳。    

    “谁允许?”韩梦娇一脸冷笑:“就凭在你的后花园找到了堕胎药的残渣!”    

    残渣?萧雅彤一怔,继而明白,这又是皇后栽赃。

手机站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