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name}}第1章 重生
{{el.content|html}}
      宣德 六年 七月初七,帝后的生辰。    

    重华宫内,歌舞升平, 帝王轩辕凌浩龙袍加身,笑容和煦,臂弯里搂着的女子,名叫韩梦娇,是当今皇后,若说家世,这后妃之中没有人能比的上她,父亲是当今宰相,哥哥又是为朝廷评定叛乱的有功之臣。入宫伴驾,统领后宫,一半是帝王的情谊,一半是她的价值所在,在轩辕帝的众多妃子中,她是最有才华的一个,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因此也有了一个可以尝尝出入上书房侍奉的特权,说论起心计,这后宫之中无人能与她相比,多年来,为了得宠,不择手段。    

    今日她才是主角,帝后的华服加身,梳高贵的牡丹鬓,画着时下最流行的魅颜妆,红唇勾起,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白皙的手指勾起桌上琉璃盏,脸微微一侧,正好对上轩辕帝的视线,柔声道:"皇上,臣妾敬您,愿,皇上龙体安康,天下万民,安居乐业!"    

    两只琉璃盏相碰,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凌浩弯唇,温柔一笑:"娇儿有心了,天下万民,有娇儿这样的国母,一定会安居乐业!"    

    凌浩的声音很大,临近座位上的妃子和王爷都听的很清楚,为首的一位年轻男子起身,端起酒盏,大声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其余众人也紧跟着起身,附和道。他叫凌风,是凌浩同母所生的弟弟,身为亲兄弟,长相很是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眉宇间没有凌浩的戾气,同是先帝的儿子,凌风更懂得隐藏,凌浩生性多疑,尤其忌惮旁人窥视他手中这至高无上的权利,先帝共有15个儿子,有帝王之资的不少,但是太子之位只有一个,为此,凌浩已经铲除了好几个有野心的王爷,其他的也只是保留爵位并无实权,至于凌风,享亲王之尊,荣华富贵,还命他在军机处担任要职,这已经是厚待了。    

    此时的雅岚殿内却是另外一番情形,美人榻上,萧雅彤一身淡粉色薄纱长裙,长发松散的挽成了一个百花鬓,两三朵堆纱的绢花,一只血玉雕刻着凤凰花的簪子,淡扫娥眉,薄施粉黛,只是面色稍微差了些,但也丝毫不影响她浑然天成的美貌,手持一卷书籍专注的看着,眉宇间散发出的沉静的气息。    

    殿内灯火通明,还充斥着淡淡的香气,那是椒房恩宠,这后宫之中,她是唯一一个得到如此殊荣的妃子,就连皇后都没有这般荣宠。但是这一切在今日的萧雅彤眼里皆是讽刺,想她前世,是多么在意这一切,帝王的恩宠,帝王的心思,也不过如此,深受凌浩的宠爱,一路平步青云,随着她在宫中地位日益稳固,母家势力的逐渐壮大,很快成了皇后的一块心病,在贵妃服制上做了手脚又在册封典礼上当众揭穿,皇上将其禁足当时的萧雅彤,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委屈,在绝望中自杀。    

    许是上天也觉的,她命不该绝,灵魂再度穿回了她的身体,当她再度醒来,前世过往已然是一场梦境,时光倒退到一年前,那时的她,入宫承宠,风头最盛,入宫三年便是妃位,复活之后的她,看清了许多事情,曾经人为刀俎她为鱼肉,今日也该变一变了!    

    柔软的贵妃塌上,萧雅彤懒散的翻着手中的书卷,不远处传来的鼓乐歌舞,似乎与她无关。今日的宴会,她以身体不适为由向韩梦娇告了假,韩梦娇自然应准,少了萧雅彤,皇帝便会把注意力放到她身上。    

    书看到一半的时候,萧雅彤觉的有些饿了,唤来了李霜华,雅岚殿的掌事,这会,她正端着一碗牛乳燕窝羹朝着雅岚殿的正堂走来,听见了萧雅彤的叫喊,加快了脚步。    

    "娘娘,可是饿了?"霜华跟在萧雅彤身边已有三年,很受萧雅彤的信任。而李霜华也很了解萧雅彤的生活习惯,每日的这个时辰,萧雅彤都会用一碗牛乳燕窝羹,说着把燕窝羹放到了贵妃榻前的圆桌上。    

    "再去取些点心来!"萧雅彤放下手中的书,坐起来,接过霜华递来的调羹轻轻的搅动碗中的燕窝,香气扑鼻,萧雅彤勾唇,淡淡一笑道:"今儿的燕窝似乎味道不太一样?"    

    "这前几日皇上让内务府送来的,说是今年的新燕,让娘娘吃个新鲜,皇上还是很疼爱娘娘的"李霜华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萧雅彤面部表情的变化,看见萧雅彤唇角笑意犹在,神色却凝重了几分,和从前有些不大一样了。    

    "那就趁着新鲜的时让小厨房每日做了!"萧雅彤说完,端起碗喝下了剩下的燕窝,接过霜华递来的帕子轻轻的擦去嘴边的汤渍,眸光流转,环视屋内,这一日,都没有见到自己的陪嫁丫鬟,挑眉,问道:"怎么没有见到沭琴和沭峥?"    

    李霜华蹙眉,不知道该不该把皇后发落这二人去暴室服役的事情告诉萧雅彤,一个月来,韩梦娇已经是第三次无缘由发落了他家主子的陪嫁丫鬟,萧雅彤的气还没消,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道出事情的原委,若是别的事情也就罢了,此事事关皇后,不知道萧雅彤能不能经受得住,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觉的说出来的好,缓声道:“早起,奴婢让两位姑娘去御膳房取些点心来,在路上遇见了皇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位姑娘就被发落去暴室了!”    

    萧雅彤蹙眉,又是皇后,前世的她若不是皇后陷害也不会失宠自杀,这一世,她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眼眸微转,闪过一抹厉色,冷声道:“皇后,既然你不仁休怪我不义!”    

    李霜华一脸惊愕,三年,她还是第一次听萧雅彤说这么很绝的话,于是缓声问道:“娘娘可是想好了对策,暴室那种地方,呆个两三日也就罢了,若是时间久了性命堪忧!”    

    “这个本宫自然知道,今日是皇后的生辰,什么事都得到明日再说,不过····”萧雅彤点头,沉思片刻后,伏在李霜华的耳边说了几句,李霜华会意,行礼退下。

手机站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