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name}}第20章 上路
{{el.content|html}}
      “学府应该不会在意这点小事的,我看雅钧就直接去学府自己报名吧。”雅钧看着族长点了点头,她自己也不想浪费那么多时间在路上,有那时间还不如好好让自己修炼呢。    

    半个月后,雅钧的伤已经全部愈合,风觉给的金疮药还真是好,连个伤疤都没有留下,这要是拿到二十一世界做生意,肯定一年就成为全国首富,三年成为世界首富。    

    “父亲,你要是在不派人去对付那个雅钧的话,就什么都来不及了,她今天就要去学府报道了。”钱琳撒娇般在钱冠身前娇声道。    

    “宝贝女儿,她现在身上有学府的令牌,咱们钱家要是动了她被发现的话,全族都会受牵连,因为一把武器不划算。”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看着她死在我面前,你要是不派人的话,我自己带着人去击杀她。”    

    “胡闹!”钱冠被气的拍案而起,指着钱琳吼道:“你可不要把整个家族给搭进去,三天内你不许出门,要是敢违背我的意思,你看我怎么收拾你。”钱冠摆手叫来护卫,吩咐道:“把小姐给我看好了,要是她敢出府的话,我就让你们死无全尸。”    

    “是家主。”两名护卫平时也很畏惧这个小姐,但现在一家之主发话了,就是他们在不愿意,死和被罚也是愿意接受被罚。    

    “哼!”钱琳撅着小嘴向外面跑去。    

    赵家全族人今天全部都聚集在了南门,迎接着他们的骄傲雅钧的出现,今天是雅钧正式去往学府的日子,谁也不想和日后成为家族大人物的雅钧错过拜别。    

    “父亲,母亲,我不在的时候你们要照顾好自己,一些需要去找族长或者二长老和三长老去说,他们都会尽力帮助的。还有就是,我不在的时候,不要和尤家发生争执,万事等我回来在说。”赵坤和妻子拉着雅钧的手直点头,泪水已经布满整张脸。    

    雅钧现在已经习惯了这个身子,是她霸占了前身,就应该为前身做些什么,虽然眼前二人不是亲生父母,但是他们对自己的关爱已经超越了亲身父母,从雅钧的记忆里就能知道,从小到大二老都是把最好的都留给了雅钧,就凭这一点,现在的雅钧也应该为亲身尽孝道。    

    “孩子,你一人在外要照顾好自己,千万别得罪那些我们得罪不起的人,万事以忍字让头,别与人家争强,我和你父亲等着你回来。”雅钧伸手将母亲脸上的泪水擦干,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新衣服,直直的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赵坤夫妻赶紧将雅钧扶了起来。    

    “族长,两位长老,我不在的时候,家里就摆脱各位的照顾了。”雅钧对着三人鞠了个躬。    

    “放心吧丫头,只要有我卜元在,就不会让你家发生任何变故,你是我卜家的恩人,也是我们全族能够存活和扬眉吐气的骄傲。”卜元和隐修虽然和雅钧接触的时日不多,但二人已经把雅钧当成了家人后背,从二人慈爱的目光就不难看出。    

    “我走了。”雅钧不敢回头,她怕自己不争气的泪水会涌出来。    

    “少主,我有些东西要送给你,但是我们必须改变路线,要先去‘慕容郡侯城’,孤单的雅钧身体内传来凤姑的声音,这时雅钧才想起来自己不是孤单的,最起码还有凤姑的陪伴。    

    “什么东西?必须要现在取吗?”    

    “少主最好还是先拿到手里,那几样东西对于修炼者来说都是至宝。”    

    “真的吗?凤姑是不是藏起来很多高品质的丹药?”    

    “天机不可泄露,少主拿到东西就知道了。”    

    “好吧,我们现在就改变路线,先去那个什么侯城,反正离报道还有三个月。”雅钧突然转变路线,暂时避免了一场危机。    

    “队长,那个丫头突然改变了路线,现在正在往‘慕容郡侯城’而去。”    

    阿甘皱眉听完属下的禀报,一时摸不着头脑雅钧是为何?要是她选择去皇城或者在侯城与接学子的队伍同行,那阿甘他们的计划可就全部都泡汤了。    

    “走,去侯城找机会在动手。”阿甘不敢赌雅钧还会不会独行,他现在只能一路跟着雅钧寻找下手的机会,要是让雅钧成功进入学府,他们就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雅钧在前,阿甘带着十名杀手在后,一路尾随雅钧来到了‘慕容郡侯城’。    

    雅钧被这里的繁华和建筑所迷惑,有种身在电视剧古代街道的感觉,雅钧就好似乡下进城的无知之人,遇到卖什么都停身观望一会。    

    其实‘无名城’也没有雅钧说的那么不好,只是雅钧在那里居住的时间太长了,没有什么新鲜的感觉了,‘无名城’是通往‘神机学府’的必经之路,那里不缺少倒卖各种对于修炼者来说的至宝,可是钱家因为有人身在学府中,将‘无名城’一半的资源都掌握在自家族手中,这次赵家也有人进入了学府,有了和钱家争夺长短的能力。    

    “小姑娘,看看这个,这可是上好的‘寒玉’有驱魔养性的功效,一名长相尖嘴猴腮的卖郎上前拉住了雅钧,开始介绍他摊位上的货物。    

    小卖郎三十多岁的样子,也不是白给的主,伸手一触碰到雅钧,马上笑道:“原来小丫头也是修炼之人,正好我这里来了一批新货,今天便宜你了,给你算便宜一些。”小货郎糊弄雅钧这样的愣头青还算有两下子,遇到贵族人员一眼就会看出他拿出来的那些东西都是不起眼的下品货。    

    “看这匕首,削铁如泥绝对不成问题。还有这块满品质的灵石。还有这个,这可是传说中的斩龙剑,上面真的沾满了龙族的血。”    

    雅钧对这个世界怎样买卖一点都不清楚,有些茫然的看着小卖郎问道:“大哥......这块灵石什么价位?”    

    “这个我给你算便宜点,五块八品的灵石就能交换。”    

    “啊?我身上没有灵石。”雅钧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手机站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