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name}}第10章 进步
{{el.content|html}}
      就在雅钧上树不到十分钟,狼群出现了,它们快速在森林中穿梭,对那些成排的树木视而不见,没有给它们造成任何阻拦。    

    雅钧在它们的动作中悟出了什么,幻想自己是否也能向它们那样穿行?或者把他们穿行的身法练习会,研究出自己使用的一套躲避加进攻的身法。    

    这样想着,雅钧从这棵树跳到了另一颗树上,一路远远的观察着狼族前行动作,并快速的记在心中,等晚上好好研究一下。    

    雅钧一路跟随狼群来到了它们的战场,接下来要发生什么雅钧已经知道,没心情在看它们的战争,转身走进森林开始按照记忆中狼王移动时的动作在成排的树木中练习穿行。    

    起初雅钧的动作还笨拙,甚至还会撞到树干或者树枝上,经过反复练习,雅钧终于算小有所成,她准备在和残余的铲齿象过过招,实验一下自己悟出的功法带有多大的杀伤力。    

    雅钧现在的心情很激动,还是拿着上次那根木棒,没有过多的废话,直接向铲齿象冲去,同样还是紫眼铲齿象在指挥,雅钧没有先和它们有过多的纠缠,按照前几天的记忆,挥棒将一直铲齿象打死,随后使用出在狼王那里学到的身法,快速在铲齿象中穿行,手中半截木棒划破不少于三只铲齿象的肚皮,到处都充满血腥味。    

    “哞......”受伤的蓝眼铲齿象躺在地上发出了长鸣,随后所剩无几的铲齿象很有秩序般开始向两边退去,紫眼铲齿象威武的向雅钧走来。    

    雅钧知道它们是什么意思,是想让这只它们认为很厉害的家伙解决掉自己,要是以前的雅钧可能会畏惧几分这只紫眼铲齿象,但现在的雅钧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取而代之的却是兴奋和期待,内心深处很期待和眼前的大家伙一战。    

    没有彼此的交流,雅钧挥舞着半截木棒向紫眼铲齿象冲去,紫眼铲齿象冲天长鸣一声,迈着沉重的步伐也向雅钧冲来。    

    双方一触即发,雅钧动作越来越纯熟,紫眼铲齿象根本就碰不到她,但雅钧想要抓住机会一击解决紫眼铲齿象也不是容易的,双方你来我往,雅钧靠着速度在周围奔袭,紫眼铲齿象依靠力量和厚厚的皮囊和雅钧周旋。    

    雅钧突然想到,在自己的世界大象最惧怕就是失去象牙,一旦失去象牙就等于宣布了它们的死期,想到这一点,雅钧想要尝试能不能找到机会将眼前铲齿象那两颗细长如刀的牙齿打掉。    

    不管雅钧如何摆动,铲齿象就是不肯将自己的正面置身险地,这一点更加证实了雅钧的猜想,正所谓不进虎穴焉得虎子,雅钧决定冒险一次,给铲齿象一个能攻击自己的机会,只有这样,自己才能有机会存活。    

    兽和人的思维不一样,当雅钧给铲齿象一个进攻机会时,铲齿象没有出现任何的犹豫,全力向雅钧冲去,长长的鼻子在面前摆动,很好的将自己两颗锋利的牙齿保护好。    

    这下雅钧可是有点懵了,铲齿象这样的举动分明就是没有给自己任何进攻它牙齿的机会,连退路都没有雅钧只能硬着头皮迎战,突然,雅钧注意到铲齿象长长下巴上的两颗牙齿,握紧手中半截带尖的木棒,就在铲齿象的头要接触到雅钧的时候,雅钧原地向上跳了起来,手中的木棒由上往下刺进铲齿象下巴上,有半臂长的木棒直接刺穿铲齿象下巴。    

    “哞!哞!”紫眼铲齿象发出痛哭长鸣,倒地打滚起来,鲜血被甩的到处都是,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紫眼铲齿象就失去了声音。    

    雅钧握着带血的木棒,全身都是汗水,感慨道:“要不是我熟知大象的弱点,今天谁胜谁败还真不一定,看来我以后要低调一些,别以为学到点什么就天下无敌了,我那些在高手眼里只不过是皮毛,如果今天把我的对手换成有思想的人族,那我的下场还不一定是怎么回事呢。”    

    雅钧解决掉紫眼铲齿象以后,感觉自己体内的识海发生了质的变化,无穷的力量快速向识海涌动,这种感觉真是太微妙了。    

    雅钧这才想到还有一只更厉害的蓝眼铲齿象,便拿起还在滴血的木棒向那只蓝眼铲齿象走去,剩下的五只铲齿象明白雅钧要做什么,全部晃动着身子挡在了蓝眼铲齿象面前,雅钧没有同情这些铲齿象,毕竟这里不管自己做了什么,都是虚拟的。到了第二天还会恢复到以前的面貌,手起棒落,解决完全部残余后,雅钧走到小溪边舒服的开始梳洗起来,现在的她连街上的乞丐都不如。    

    雅钧没有在这里继续停留,唯一能对自己构成威胁的紫眼铲齿象已经败在自己手里,这里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价值了,想要提升就必须在去尝试新鲜的东西。    

    雅钧心血澎湃的走了一夜,最后停留在了一处幽谷中,因为她在这里看到了食物,有食物的地方就肯定有生物活动,雅钧决定先饱餐一顿,在等待另一个种族的到来。    

    雅钧的如意算盘打的太好了,熟不知这里看似很美味的红果子都是能让人产生幻觉的‘奇异果’,连续食用三个以上,就会让人出现幻觉,五个以上,就会使人疯癫,八个以上,就会让修炼者完全迷失自我,如同走火入魔般,再也没有恢复的可能。    

    雅钧伸手就摘下一个放入嘴中,随后露出幸福笑容,开口道:“这果子好甜,而且还充满水份。”雅钧一边自言自语道,一边将果子塞进自己怀里,要是雅钧一次把这些果子都吃了,那她注定就是比走火入魔还要癫狂了。    

    雅钧很喜欢的甜的东西,转眼就已经吃到了三个,刚要吃第四个时候,雅钧突然出现一阵眩晕,手中的果子也掉落在地上,随后眼前就出现了她当时出车祸前的画面,雅钧看着疯狂向自己驶来的货车,自己却没有丝毫力气躲闪,就这样惊恐的看着越来越近的货车。

手机站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