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name}}第7章 报复
{{el.content|html}}
      “住手!”族长心知肚明刚刚发生了什么,还是闪身挡在了雅钧面前,将尤建的杀招拦下。    

    “族长!她是妖女,修炼的是魔攻,刚刚我还被禁锢,这周围肯定有她的同党,而且还是高手。”尤建不死心的开始往雅钧身上牵扯无名罪行。    

    “住口,现在已经成为事实,而且是比试前的约定,这件事就这样算了,雅钧现在对我们家族来说很重要,有她在,能顶的上十个月儿,以后月儿在族中我会给她一个好职位的。”现在雅钧就是全族的希望,族长怎么可能让人伤害她。    

    “雅钧!你对同族都能下的去死手吗?你这样做等于毁了月儿的一生知不知道?”尤建不管其余长老的拉扯,指着雅钧愤怒的质问。    

    “大长老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弱肉强食,当日尤月儿对我下杀手的时候,她也没有顾忌同族的情面。”    

    “你......当时不是因为你是外族成员吗,你还是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对家族一点价值都没有。”    

    “好了!快把他带下去。”族长不想事情在恶化下去,摆手示意将尤建带走。    

    尤建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雅钧已经被族长看中,以后尤月儿全部的光环都会带在雅钧身上。    

    尤建抱起晕死的尤月儿,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雅钧,转身向台下走去,族长也没有把事情做的太绝,派人送去很多天材地宝,也算是给尤月儿的补偿。    

    族长亲自宣布雅钧获得第一名,并将两颗二品丹药和五块六品灵石交给了雅钧,破格将雅钧一家升级为内族人员,还在城中安排了庭院和佣人。    

    外族人员都羡慕的看着赵坤夫妻俩,只是一天的时间,雅钧一家摇身一变就成为了贵族,楚兰不敢相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眼中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雅钧在服用丹药后,才明白这些所谓的天材地宝有多么的强大,原本空旷的识海在丹药帮助下,居然一下子有充满的感觉,雅钧自己都能感觉到随时都有踏入‘开光’中期的可能。    

    “这丹药也太强大了,要是多来几颗我都能冲破开光期,踏入下一个阶段。    

    “少主,丹药只是起到辅助作用,冲破大玄关的时候,这些丹药的价值就没有了,感悟提升还是要靠自己的。”    

    “凤姑,听你的声音不是很好,是不是又气竭了?”    

    “恩,尤建最后的冲击对我伤害很大,险些将我的神魂冲破,还好我比他高一个等级,不然肯定会灰飞烟灭。”    

    “谢谢凤姑,你还是去好好休息吧,以我在家族现在的地位,尤建不会轻易动我的。”    

    “好的少主,我先去调理了。”    

    雅钧按照族长交代的方法,将灵石摆在自己打坐的四周,随后整个房间充满了混元的真气,雅钧快速盘膝坐好,施展‘无上心法’开始吸收周围的真气。    

    整整一夜过后,雅钧成功的踏入进‘开光’中期,原本五块整体通亮的灵石却失去了以前的通透,变的暗淡无光。    

    “丫头,族长府上来人让你去一下。”门口传来母亲的声音。    

    “我知道了母亲,等我梳洗一下就过去。”雅钧活动一下身体,起身向门外走去,族长给安排的这个庭院还是很不错的,还特意给雅钧安排了一间静修的房间,整个房间不知道是用什么建造的,隔音效果特别的好。    

    “来了雅钧,快坐吧。”族长笑呵呵的指了指自己身边的空座位,雅钧也不忌讳,直接走过去坐了上去,对面还坐着二长老和三长老,唯独不见大长老的身影,从这点上就能看出雅钧现在的地位只限制在族长之下。    

    “是这样的雅钧,今年‘神机学府’招收学员的名额,我们‘无名城’也争取到了一位,本来尤月儿是代表我们赵家和钱家对战的,只有赢了钱家,这个名额才会落在我们赵家,现在只有你一人能代替尤月儿去对战。”    

    雅钧皱了皱眉,不解的问道:“族长,‘神机学府’是什么地方?”    

    族长笑了笑,也不怪雅钧,毕竟她以前是外族成员,对很多事情不了解也是正常。    

    “丫头,‘神机学府’可是我们大陆所有修炼者向往的地方,只要能成功在学府毕业,就会得到一块腰牌,那是代表学府的象征,傲游整个大陆都不会有人敢得罪你。”三长老耐心的为雅钧讲解道。    

    “这么厉害?”    

    “是的丫头,学府里高手如云,我听说连那里扫地的杂役都像我们族长这个级别的,你代表的是我们整个赵家全族人,一定要为家族争光,只要你能在学府任职,或者有幸进入皇城任职,那我们家族就一冲登天了,到那时看他钱家还怎么嚣张。”一看二长老和钱家就有仇,一说到钱家他双眼就要喷火似的。    

    “这些都是后话,雅钧,一会三长老会送你去禁地修炼,学府要求最低收入等级是开光以上,你必须加紧提升,你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后禁地之门才会打开,到时候就是你和钱家对战的时候。”    

    “我知道了族长,我一定会加倍努力的。”雅钧在前身的记忆里对这个禁地很陌生,除了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外,完全就没有概念,一时好奇心上涌,想要进入禁地去一看究竟。    

    族长满意的点了点头,摆了摆手示意三长老可以带雅钧去禁地了。    

    等三长老和雅钧走后,二长老小声问道:“族长,大长老那边是不会罢休的,尤建可不是什么大度的人,这尤月儿又一直是被他放在心尖上宠着的。”    

    “不管尤建现在怎么想,他要是敢动雅钧,我就让他们一族在家族中永远消失,这些年我们赵家的日子并不好过,钱家才用了几年的时间就能和我们并肩,还不都是仰仗着九年前进入学府的那个天才少年,虽然他被困在‘灵寂期’不能提升,但还是不能抹去他是天才的头衔,有朝一日要是冲破玄关,那我们赵家的日子就更难过了,我等于把全部的希望都压在了雅钧身上。”

手机站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