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name}}第6章 提升了?
{{el.content|html}}
      “就是现在。”雅钧突然睁开双眼,一道磅礴的力量在雅钧身体里冲击,最后涌进雅钧的识海,随后一道金光从天而降,直接将雅钧笼罩,尤月儿也被突如其来强大气流震得连连后退。    

    “大境界提升了。”族长周围的三大长老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在战斗中提升境界的,他们都是在感悟到要提升的时候去闭关,以免被外界干扰,或者葬身在比自己修为高的修炼者手中。    

    雅钧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识海由原本接近枯萎的状态变成了潺潺流动的小溪,身体也在发生着质的变化。    

    “这就是大境界的提升吗?真是太舒服了。”雅钧沉静在自己的世界中,感受着金灿灿的光芒沐浴自己全身,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着。    

    金色光芒全部消失后,雅钧活动一下身体,全身发出噼啪脆响。    

    “我们重新开始吧。”雅钧自信的看着尤月儿,此时雅钧全身充满力量,她自己有信心能把一头上千斤的牦牛打死,此时的尤月儿在她眼里是如此的渺小。    

    “哼!就算你在临死前提升,还是比我矮一个层次,我想玩死你和捏死蚂蚁一样简单。”尤月儿虽然心中震惊,但是依旧没有将雅钧放在眼里,不屑的瞪着雅钧,在她眼里雅钧还是毫无胜算。    

    “是吗?咱们在比试一下。”雅钧双眸突然变成浅蓝色,为何会这样,直到最后雅钧都没能找到答案。    

    雅钧在没穿越前是中西混血儿,天生就是一对浅蓝色的双眸,穿越到雅钧身上后,浅蓝色的双眸就不在拥有,起初雅钧也是没在意,但每当提升就会出现双眸的变化,让人误以为雅钧是特殊体质的修炼者。    

    “快看族长,雅钧这孩子是特殊体质的修炼者。”隐修惊呼的指着雅钧,全部人的目光都看向雅钧,就连族长也是吃惊的站了起来。    

    “族长,我们家族要是有一位特殊体质的人才,就超越了钱家,可不能让雅钧出事,我们要把她保护起来。”卜元在旁插嘴道,族长没有说话,只是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特殊体质?怎么爷爷从来没有给我讲解过?”尤月儿也注意到了家族长老们看到雅钧变化时的激动,眉头紧皱向擂台中间走去。    

    “族长,我们还是下令终止比试吧,雅钧现在还不是月儿的对手,我们可不能让她出事。”隐修有些着急的看着族长。    

    族长刚刚把手抬起来,想要下令制止比试,可是雅钧没有给他喊出来的机会,一个闪身向尤月儿冲了过去,速度快的和高她一个层次的尤月儿都不相上下。    

    这个举动又给众人一个误解,以为这是特殊体质才能发挥的能力,越级挑战比自己高等级的修炼者。    

    雅钧还是挥舞着赵家的基础剑法,打的尤月儿只有招架之力,毫无还手之力,众人大跌眼福,从来没有想过家族最低级的剑法居然也能发挥出这样的伤害力。    

    全部招式的变化都是雅钧修炼‘无上心法’的好处,每个招式心法都会注入一丝雅钧体内的真气,使原本浮浅的招式变的强大了很多。    

    “啊!”随着一声惊呼,尤月儿手中的赤炎环挑飞出去,随后雅钧一脚将尤月儿踢倒在地,青泉剑在手中一旋,剑尖停在了尤月儿脖颈处。    

    “你输了,自废修为。”雅钧毫无表情的看着尤月儿,就好像今天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全场震惊,那些不看好雅钧的人更是惊讶万分,一脸不可思议的楞在原地。    

    “住手!”大长老尤建纵身从座位飞下,‘心动’后期的气势全部放出,将雅钧震到五米外,一个闪身将尤月儿拉到自己身后,尤建知道雅钧现在对家族的重要性,没有做出伤害她的事情,只是单纯的震开而已。    

    几名长老和族长怕尤建做出伤害雅钧的事情,急忙也跟着来到了台上,要是尤建有不轨的行为,会在第一时间出手制止他。    

    “你身为家族大长老,应该以身作则,不能因为她是你的孙女就包庇她,我们立下的约定在场人都是见证。”雅钧不畏惧大长老喷火似的双眼,目光坚定的与大长老对视在了一起。    

    大长老叹了一声气,向族长投去求助的目光。    

    “咳,咳。”族长清了清嗓子,没等开口,雅钧直接打断了族长的话:“谁求情都没有用,按照事先约定的做,今天尤月儿必须自废修为,以报从小欺辱我之仇。”    

    “哼!有我在,谁也别想动月儿,小丫头,这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年代,收起你可怜的自尊吧,只要我尤建还活着,你们谁也不能伤害月儿。”尤建将双臂伸平,把尤月儿当的严严实实。    

    尤月儿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从爷爷庇护下露出脑袋,冲着雅钧做了个鬼脸,嚣张的吐了吐舌头,意思就是看你雅钧能把我怎么样。    

    “还是算了吧丫头,毕竟大家都是同族,闹的太僵以后对你们也没有好处。”在族长的示意下,三长老隐修来到雅钧身边劝说道。    

    雅钧低下头,现在家族内部的重要人员都在维护尤月儿,她又怎么能看不出来,就在雅钧举棋不定时,耳边响起了凤姑的声音:“少主,做大事者必须拥有一颗坚定的心,不要去在意任何人的说词,只要按照自己心中所想去做就行。”    

    “我明白了凤姑,现在尤建是我最大的障碍,有没有办法办法帮我制住他?”    

    “少主把他交给我好了,在你出手时,我会暂时禁锢他。”虽然凤姑现在只是魂魄,但毕竟是‘元婴’强者,整整高出尤建一个大等级,想要禁锢尤建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雅钧双眼射出精光,在抬头的一瞬间,快速向尤月儿奔袭过去,本来应该有所行动的尤建却站在原地动弹不得,一双老眼一眨不眨的目睹孙女尤月儿被雅钧击打在了丹田处,随后尤月儿口吐鲜血晕倒在地上。    

    “啊!”尤建全身散发出‘心动期’真气将禁锢冲破,直奔雅钧而来。

手机站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