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name}}第4章 比武
{{el.content|html}}
      尤月儿虽然傲慢霸道一些,但对修炼的痴迷可不是一般人能比,明知道这些候选人不是她的对手,但是她还是认真的观看着他们的比试,没有放弃过任何一个精彩的画面。    

    候选人队伍里也不缺少佼佼者,一名叫赵炎的少年就很有天赋,一直都是默默无闻的存在,从来都没有被重视过,他所展露出来的能力,绝对在隐赞之上,就是卜鹤鸣恐怕也有一战的能力。    

    “这小子不错么!以前怎么没见识过有这样的人?”隐赞赞许的看着赵炎。    

    “恩,绝对在你之上。”卜鹤鸣不屑的瞟了隐赞一眼。    

    “是,恐怕你卜鹤鸣也没有战胜他的把握吧?”隐赞不甘示弱的反击回去。    

    “最少我还能消磨一下他的体力,而你......上去恐怕连一回合都挺不住。”    

    “没事,今天的主角是月儿,只要月儿有把握就行。”二人将目光同时落在了尤月儿身上。    

    “他还不是我的对手,三回合我保证让他趴在擂台上。”尤月儿很有信心的看着赵炎。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比很快到了尾声,最后就剩下尤月儿,卜鹤鸣和赵炎,隐赞被卜鹤鸣一点面子都没留的踢下了擂台,隐家颜面大失,后来因为这件事二长老卜元私下教训了卜鹤鸣一顿,当然这是后话了。    

    已经对战快十场的赵炎怎么可能是卜鹤鸣的对手,全身是伤的挺了七回合后,赵炎同样被卜鹤鸣踢下台,众人以为有场好戏看的时候,卜鹤鸣直接提出了弃权,把第一的位置让给了尤月儿,众人均是羡慕的看向尤月儿。。    

    就在族长要宣布尤月儿为第一的时候,在外族圈子内响起了一道少女清脆甜美的声音,“等等!”众人的视线被声音牵制过去,雅钧迈着稳健的步伐正缓缓向擂台走去。    

    “是丫头?”楚兰惊呼出声,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因为夫妻二人离雅钧的距离实在太远了,但还是焦急的努力向雅钧追去。    

    “你?你想做什么?”尤月儿不屑的看着台下的雅钧。    

    雅钧没有理会尤月儿,直接面对族长鞠躬道:“族长大人,我想请您给我一个机会,一个和尤月儿一战的机会。”    

    赵坤被雅钧的话惊得身上瞬间冒出一层冷,随后奋力冲到雅钧身前,对着族长连连鞠躬道:“族长,小女是一时冲动,对不起,对不起,她根本就没修炼过,怎么可能是月小姐的对手。”    

    “赵坤?她是你的女儿?”族长的印象中知道一点赵坤家里的事情,也知道他们收养的女儿是一个没有天赋的废物。    

    “是的族长。”赵坤不敢直视族长的双眼,他可见识过族长发怒的样子,现在想起来还有些后怕。    

    “胡闹,你是怎么管教子女的?养出个这么个没大没小的女儿,居然敢戏弄我?知不知道是什么后果?”族长威严的看着父女二人,厉声训斥道。    

    “对不起族长,对不起族长,都是小女不懂事,我回去一定好好管教她。”赵坤连连赔罪,希望可以减轻族长的怒火。    

    “赶紧带着你的废物女儿离开。”族长一摆手,算是不追究雅钧的冒犯之罪了。    

    “我不是废物,我今天就要证明我自己。”雅钧不甘示弱的直视着族长。    

    “丫头,你身在外族,根本是没有权力挑战内族成员的,你要真是一个天赋异禀的修炼者,你的家庭也会因为你变成内族成员的,只有这样你才有挑战月儿的机会,在族长没发火之前,你快点下去吧。”三长老隐修一直都很照顾外族成员,苦口婆心的劝说着雅钧,他以为雅钧只是一时冲动,毕竟几个月前,尤月儿差点打死她的事情,已经在全族都传开了。    

    “真是不自量力,我家月儿一只手就能解决你。”大长老尤建笑眯眯的说道,在他眼里这些外族人就是贱民,唯一的用处就是能在田里务农。    

    “族长,今天就算你要杀了我,我依然会选择挑战尤月儿。”雅钧不死心的看着族长,不管在旁一直劝说自己的父亲。    

    “行,我尤月儿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输了,终身作为我的奴婢。”尤月儿看着不知天高地厚的雅钧,居高临下的指着雅钧不屑的说道。    

    “好,我答应,你要是输了,我要你自废修为。”雅钧抬头,目光坚定的对上尤月儿的目光。    

    “放肆!这里是你胡闹的地方吗?月儿是我们全族的希望,你怎么能提出这样的要求。”族长大怒的一掌将面前的木桌拍碎,尤月儿能有今天的修为,可是倾尽全族的财力物力静心培养的,每个月投入到尤月儿身上的天才地宝就是个天文数字,族长怎么可能看着被自己重点培养的人才自废修为,所以这才大怒。    

    “好,我答应你,族长放心,我尤月儿是不会输的,雅钧你就准备终身作我的奴婢吧。”尤月儿对着雅钧勾了勾手指,雅钧挣脱父亲的舒服,几个健步冲上了擂台。    

    “太自不量力了,她怎么可能是月儿小姐的对手。”    

    “是啊,不但自身难保,还连累了赵坤夫妻俩,这孩子,真不懂事。”    

    “早些年就告诉赵坤不要收养她,这下弄的自身难保了。”    

    外族人员一下子炸开了锅,说什么的都有,基本都是不看好雅钧的说词,原本就着急的楚兰,心情更加的糟糕。    

    “怎么办?月小姐不会手下留情的。”楚兰全身发抖的来到丈夫身边。    

    “路是她自己选的,就算是死,也是她自己不知道珍惜,怨不了我们。”赵坤一脸气愤的看着雅钧,悔恨自己当年心软收养了她,这次不管胜败,肯定得罪了大长老,自己一家以后别想在族内消停。    

    “选吧,用武器还是徒手?”尤月儿轻蔑的看着雅钧。    

    “武器,我要用剑。”尤月儿点了点头,手掌一番,一对赤炎环出现在手中。    

    见雅钧迟迟没有拿出武器,尤月儿笑问道:“你的武器呢?不会是没有吧?”雅钧也不避讳,直接点了点头,弄的尤月儿和全场人都大笑起来。

手机站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