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name}}第3章 偷学
{{el.content|html}}
      “看她对你造成的伤害来看,也就是旋照后期或者开光前期的修炼者。”雅钧点了点头,算是对尤月儿有个认知了,知道自己和她相差也不是很大。    

    “少主,这本‘无上心法’只能助你修炼,你应该去看看别的修炼者使用带有杀招的功法,最起码也有自保的作用。”    

    “没有师傅教导,只用看就能学会?”    

    “有‘无上心法’在,少主学什么都很快,自然就用不上师傅教导,我建议你从剑招下手,我这里还有一本‘无上剑诀’但是以少主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使用出第一式,等少主到了能驾驭它的时候,我自然就会传授给少主。”    

    “我知道了,我明天一早就去偷看他们练剑。”    

    第二天一早,等父母走后雅钧就悄悄的来到了练武场,躲在树上偷看家族同辈人练剑,仔细的把每个招式都记在了脑子里。    

    “少主,这可能是赵家的基础剑法,不修炼几十年根本就连一点的杀伤力都发挥不出来,简直弱爆了。”凤姑不屑的声音传来。    

    “没事,练练强身也不错。”雅钧有她自己的想法,要是用最底层的功法战胜被视为天才的尤月儿,这样才会被家族看重,更能打尤月儿的脸。    

    转眼,从雅钧修炼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月,此时雅钧已经成为了‘旋照’后期修炼者,雅钧对现在的自己也算有所了解一点点,从凤姑的讲解中也领悟到修炼者所为的识海,每当识海填满的时候,就是自己要突破的时候,但是现在的识海就好像一个小湖般,想要冲破到‘开光期’绝非一朝一夕能够达到,这可能就是境界提升的难处。    

    “少主不要气馁,只要你战胜尤月儿,你就是家族的骄傲,到时候族长会给你很多辅助的天材地宝,一招冲破‘开光期’也不在话下。”凤姑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骄傲,她家少主只用了三个月就到了‘旋照’后期,这是普通人做梦都达不到的速度。    

    “天材地宝?都有些什么??”    

    “一些辅助的药物和增加修为的灵石,药物最高分为五品,整个大陆要想练出五品丹药,所需要的珍稀材料根本就是个天文数字,四品丹药在一些大家族还算常见,像赵家这样,能拿出一些一品的丹药已经不易了。灵石则分为十品,品阶越高的灵石就证明杂质越少,吸收起来的力量更加纯净,副作用越少。”    

    雅钧又增长了不少的见识,要是没有凤姑在,她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这个大陆生存下去。    

    转眼,家族大比的日子将至,消失了三个月的尤月儿走出了尤家闭关的地方,她现在可是实打实‘开光’中期的修炼者,雅钧和凤姑都还不知道尤月儿的变化。    

    “雅钧,今天可是家族的大日子,族长特别交代不管外族还是内族,必须全部参加,如有不到者,一律逐出家族。”赵坤一早就换上干净的衣物,站在雅钧床边唠叨着。楚兰也换好干净的衣物,抱着给雅钧准备的衣物从里屋走了出来。    

    “我知道了父亲,你和母亲先去吧,我随后就到。”雅钧从床榻上坐了起来,伸手把母亲手中的衣物接了过来。    

    “好,你可别迟到了,那些内族人员可是最会找麻烦的,别让他们找到惩罚我们的借口。”    

    “我知道了,肯定不会迟到的。”赵坤还是不放心的看了看雅钧,最后欲言又止的走出了家门。    

    “丫头怎么还没来?马上就要开始了。”楚兰一脸担忧的四处寻找雅钧的身影。    

    “这孩子,越来越没有规矩了,要是被尤月儿知道她没来,肯定会把这件事闹大。”急的赵坤原地只跺脚。    

    尤月儿天生就是为了整雅钧而活,正在赵坤夫妻担忧的时候,尤月儿偏偏出现在了外族人员的队伍里,正一路向赵坤夫妻走来,所到之处外族人员都恭敬的称呼一声月小姐。    

    “完了,尤月儿来了。”楚兰腿肚子有些打颤的盯着越来越近的尤月儿。    

    “怎么不见雅钧的身影?她是不是没来参加?族长可是下过命令的,不参加者一律逐出家族,你们的宝贝女孩不会不知道吧?”尤月儿幸灾乐祸的看着赵坤夫妻俩,一点即将比武的压力都没有,就好像自己今天已经夺冠了一样。    

    “月小姐,雅钧早上有些不舒服,马上就会来的。”赵坤一脸讨好的看着尤月儿,眼神中带着一丝祈求,希望尤月儿不要把这件事闹大。    

    “我不管,开始之前要是看不到雅钧,大比之后我就去告诉族长。”随后尤月儿没有要走的意思,直接站到了二人身边。    

    “少主,你真的想好了吗?今日一战不管成败,身为内族的尤家都不会让你好过的。”    

    “不要说了凤姑,不管生死,今天我一定会和尤月儿一战,哪怕我战死了,也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随着长号声的响起,大比开始了,尤月儿没有等到雅钧的身影,冷笑了一声,不在理会赵坤夫妻,直接向场中走去,在那里还坐着两位少年,他们分别是二长老卜元的侄子鹤鸣,和三长老隐修的儿子隐赞,他们都是直接晋级的,虽然这很不公平,但全族没人敢说个不字,因为是族长亲自下达的命令。    

    “月儿,今天你肯定是第一名了,我会把入选的七名候选人铲除的。”卜鹤鸣献殷情的讨好尤月儿,早就已经喜欢上尤月儿的卜鹤鸣已经被尤月儿不知道拒绝了多少次,但依然死皮赖脸的穷追不舍。    

    “你还要不要脸鹤鸣?月儿妹妹根本就对你没有心思,实相的赶紧滚远点。”隐赞也是尤月儿的追求者,自然要给卜鹤鸣一点颜色。    

    “隐赞,不要是不服气一会擂台上比划一下,别整天只会用嘴说,月儿也没说过喜欢你呀。”卜鹤鸣讽刺回去。    

    “别吵了,能不能让我安静一点?”尤月儿拿二位少爷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她自己都不知道对那个比较中意一些,论外贸,隐赞略微强一些,论修炼天赋,卜鹤鸣好一些,三人又是在一起长大的,尤月儿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对那个比较中意一些。

手机站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