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name}}第1章 狗血穿越
{{el.content|html}}
      “回来了!少主终于回来了!”身穿墨色长袍,鹤发童颜的老巫将手中的骷髅拐杖插入地下,无力的瘫坐在地上,看着天空红色的光芒,露出了临终前欣慰的笑容。    

    明媚的阳光下,河边一动不动的躺着一道瘦弱的身影,嘴角还流着鲜血,此时,一道红色光芒从天而降,直接笼罩在河边那道身影上,只见那人忽然咳嗽一声,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眼神迷茫的看着周围。    

    “这也太狗血了,我居然穿越到了一个快要死去人的身上。”苏醒的雅钧默默嘀咕道,撕裂的疼痛让雅钧额头满是冷汗,脑海中就好像在放电影般,将雅钧生前的记忆回放。    

    原来这里叫‘熊霸大陆’是被轩辕皇族统治着,前身是‘无名城’赵家的外围成员,因为没有修炼的天赋,被视为家族中的废物,因此连父母都被连累,还遭人唾弃和白眼。    

    因为将大长老的孙女尤月儿的衣物洗坏,被尤月儿打伤丢在了这里,这是一个人命如草芥的世界,一切都是靠实力说话。    

    “难道我真的要死了吗?刚刚穿越过来就要说再见了吗?”重生的雅钧不甘就这样死去,强烈的求生信念让她发出如野兽般的嘶吼。    

    “属下凤姑,拜见少主。”一道温柔的女声传来,却听不出声音来自哪里。    

    “谁?谁在说话?”雅钧像触电般全身颤抖了一下,瞪着美目向四周扫视。    

    “少主是看不到我的,我在你的身体里。”那道声音再一次传来。    

    雅钧大惊失色,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身子。    

    “你......你在我身体里?”    

    “不错,是少主强烈的不甘和求生信念将属下唤醒的。”    

    “等等,你为何称呼我为少主?”    

    “少主是炎帝大神的后人,属下是炎帝使者,当然要称呼您为少主。”    

    “什么?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我可是二十一世纪的人,怎么可能会是你们的少主?肯定是你搞错了。”    

    “不会,这点请少主放心,我们族的老巫是不会出错的。”    

    “老巫是谁?”雅钧被吓的够呛,现在也忘记全身的疼痛,原本奄奄一息的她开始和身体里的凤姑对话。    

    “老巫是我们炎帝族的巫师,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他从来没有出过错,他不惜用生命将您换回来,这一点就能证明您是我们的少主。”    

    雅钧还是不肯接受凤姑所说,问道:“我记得我在我的世界出了车祸,在临死时被红色光芒包裹,随后就出现在这里,这些都是那个老巫所为?”    

    “是的少主。”    

    “你们换我回来的目地是什么?”    

    “复兴炎帝族,将黄帝一族的统治权从新夺回来。”    

    雅钧闻言不禁翻了个白眼道:“你别和我开玩笑了,整个大陆现在都是轩辕皇族在统治,这个身子的情况你又知道,根本就不懂的修炼,怎么带领你们打败轩辕一族?”    

    “这点请少主放心,属下已经给您准备好了快速提升修为的功法,能助您在几年内成为强者。”    

    “为何你不自己修炼变强?”    

    “当年的轩辕皇下令诛杀我们炎帝族的人,我也是在最后关头冲破玄关,进入‘元婴期’,这才保住了神识,一直潜伏在有潜力的少女身体里,等待着少主您的归来。”    

    雅钧此时终于算是明白了一些,干咳了两声,嘴角又浅出鲜血,说道:“我看你们这次要白费力气了,我现在已经命不久矣了。”    

    “请少主不要担心,属下有办法帮助您。”随后雅钧就莫名的感觉到一股暖流涌入自己体内,开始在全身游走,每处的经脉都能感到到一股舒适,到达胸口处,暖流好像和什么东西碰撞,最后还是暖流获胜,自己的身体也开始恢复起来。    

    “少主,属下现在已经快力竭,目前只能帮助您这么多,我要去休息一会,修炼功法我会传进您脑海里。”凤姑传来的声音变得有气无力,随后便没了动静,不大一会儿,名为‘无上心法’的第一式口诀就出现在了雅钧的脑海里。    

    “谢谢凤姑。”雅钧像是在和自己说话似的,动了动麻木的四肢站了起来。    

    “盘坐宁心,松静自然。唇齿轻合,呼吸连绵。”雅钧见天色还早,来到了树下的青石上,默念着脑海里的口诀,按照口诀的要求,开始修炼起来。    

    她自己都未曾感觉到,一股股浑然的真气正在涌进她的身体里。    

    凤姑所给的这套功法可是属于天级功法,可以快速帮助拥有者吸收天地灵气,是普通功法的三倍,只对拥有者在提升修为上有帮助,不具有杀伤性。    

    如尤月儿所修炼的功法是地级的,和雅钧这个就相差了十万八千里,快则三个月,慢则半年,雅钧肯定会超越尤月儿。    

    夜幕降临,雅钧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全身舒畅的感觉让她为此陶醉,她现在还是个修炼菜鸟,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还不了解,只有在凤姑修养好以后,在去问她了。    

    若是高人一看就能知道,雅钧现在已经是‘旋照’前期的修者,灵气的饱和度随时都有冲破到中期的可能。    

    要是让那些人知道雅钧只是修炼半天的话,肯定会羡慕到发疯。    

    按照记忆中的路回到家中,一对中年夫妇正焦急的来回踱步,雅钧通过前身的记忆很快将二人认出,他们就是前身的父亲赵坤与母亲楚兰。    

    虽然雅钧很难叫出两个陌生人爸妈,但最终雅钧还是开口唤道:“爸,妈,我回来了。”怎么说自己也霸占了前身的身体,就算是替前身报答养育之恩吧。    

    “你这丫头,你去哪里了这么晚才回来?可把我们给急坏了。”楚兰伸手拉住了雅钧的手,神色焦急的检查雅钧是否受伤了,给雅钧带来了家的温暖。    

    “没事,就是给尤月儿洗衣服回来晚了。”雅钧怕父母担心,赶紧编了个谎话。    

    “回来就好,以后离月小姐远点。”父亲紧锁的眉头舒展,随后向屋里走去。    

    “快吃饭吧丫头。”母亲将还冒着热气的饭菜推到了雅钧面前,雅钧在前身那里了解到家庭的状况,并没有挑剔什么,虽然很难下咽,但雅钧还是吃了下去。

手机站阅读 |